老爷痴汉…以及……开车困难户……

记录一篇不伦不类的随笔

奔跑,奔跑,极速的奔跑。
冬日的森林在黄昏中寂静无声,只有鞋底踏上枯叶时发出的断裂的粉碎的枯槁脆响。然后一脚踩空,坠落。

那是枪,一把上膛的手枪。
漆黑的枪口从犯罪巷黑色的雾中探出,轮廓由模糊变的清晰。所有人都认得,那是多数恐惧的源头——只要拉开保险栓并扣动扳机。它对准它的目标,发出可以撕裂空气的枪响。
鲜血迸出,颜色鲜艳,生命的温度在弹壳坠落的途中迅速消逝,无论惊慌失措还是强装镇定都全部化归于无。

“玛莎…”
这是父亲最后的声音,母亲的名字。
天空逐渐远离视野,星辰也从空中坠落,化作珍珠,一并落下。落到地上,落进阴暗的下水道中,落进黑暗里。

那是黑暗,黑暗自光明中来,不为人所知,令人恐惧。恐惧是黑暗的温床,它孕育、生长、壮大,最终爆发,化作蝙蝠腾空升起,又飞向光明。
天空变得广阔,世界明亮了…

“滴滴,滴滴,滴滴。”
这是闹钟的声音,可以将人从梦幻中拉向现实。这是一个梦,一个美丽的谎言。

“Master Bruce,您今天上午十点的会议是否需要取消?”
窗户被打开,风吹进卧室,带走了浑浊空气以及睡意。不禁抬手遮挡,遮住过于明亮的光线,瞳孔在一片暗中适应,最终睁开。

“不用。一切照旧,Alfred。”

【情节参考:《蝙蝠侠:黑暗骑士》、《蝙蝠侠大战超人:正义的黎明》】

评论
热度 ( 6 )

© 邺沉 | Powered by LOFTER